欢迎来到小叶紫檀之家! TAG标签 最新更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家具 > 明代家具

此文为您深度解析明式家具的功能与造型

21 0
明式家具包括硬木紫檀家具、大漆家具和大量的民间紫木家具,是我国历史上一个时代的实用器物,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明代家具是我国古典家具发展的顶峰,享誉世界.

明式家具包括硬木紫檀家具、大漆家具和大量的民间紫木家具,是我国历史上一个时代的实用器物,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明代家具是我国古典家具发展的顶峰,享誉世界。在当时的世界范围来看,明式家具已经达到了家具制作的最高水平了。

明式家具的成就是多方面的,概括地说是:功能合理,结构科学,工艺先进,构造精绝,品类齐备,造型优美。本文仅就明式家具的功能合理、造型优美两方面,谈些粗浅的看法,就正于专家学者。

一、功能合理

一件家具的制造,首先要满足人们生活中某种使用要求,适应使用要求确定结构,在此基础上考虑尽量完美的造型式样。使用功能是每一件家具设计制作的基本控制因素。当然一件成熟的家具,可能由于高超的设计和精到的制作,功能和形式达到完美的谐和,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被当作一件工艺品或文物而收藏,而鉴赏。但是最完美的家具毕竟首先是生活实用器物而不是纯工艺品,也就是说功能实用性是一切家具的基本属性,当然也应当是明式家具的基本属性。因此今天研究它们的时候,也应当以此作为评价其优劣的基本尺度。否则,离开了这一尺度,把它们作为单纯的艺术品进行品评,可能流于空泛而令人不得要领。

(一)注重人体尺度

明式家具品类齐全,数量繁多,其中有粗细之分、文野之别。但是作为一个时代的家具来加以考察,一个共同特点就是非常注意使用功能。通过对传世的大量实物的测量,可以看到,各种明式家具的尺寸,用今天的设计眼光来看,不少也是很科学的。一些关键部位的尺寸,是根据人体尺度,经过认真推敲,仔细确定的。当人们使用这些家具时,能感到舒适、惬意。明式家具的这一突出成就,是我国家具设计制作上的优良传统和宝贵经验。

QQ截图20170316103708.png

杨耀先生早年对此椅作过测绘,尺寸见附表。我们从表中可以看到,此椅各项尺寸与现代椅子几乎完全一样。这反映出明式家具在确定各种关键尺寸时就是以人体尺度作为依据的。

QQ截图20170316103814.png

明椅的靠背倾角和曲线同样体现了科学的设计。椅子靠背应有适宜的背倾角和曲线,在今天看来是很平常的,但从家具发展史上考察,则可以看到,根据人体特点设计椅类家具靠背的背倾角和曲线,是明代匠师的一大创造。人体脊柱的侧面,在自然状态时呈“S”形。明代匠师根据这一特点,将靠背作为与脊柱相适应的“S”形曲线;并根据人体休息时的必要后倾度,使靠背具有近于100度的背倾角。这样处理的结果,人坐在椅上,后背与椅子靠背有较大的接触面,韧带和肌肉就得到充分的休息,因而产生舒适之感。

QQ截图20170316103851.png

唐、宋时代的椅子,靠背平直,没有曲线。清代不少椅子如太师椅、花篮式椅、屏背式椅,靠背也是平直没有曲线,而且大多数靠背垂直于座面(也就是背倾角为90度),使用起来很不舒适。相比之下,不能不看到明式椅子靠背设计上创造性的可贵。

对椅座的处理同样直接影响使用椅子的舒适程度。明式椅子座面多采用上藤下棕的双层屉子做法,这样使座面具有一定的弹性,人坐上时略有下沉,上身的重量集中于坐骨骨节,形成良好的压力分布状况,因而久坐不易感到疲乏。在没有弹簧的时代,匠师们根据人体的需要选择合适的材料制成这样的椅子座面,也是难能可贵的。

床类、柜类、架类、桌案类等明式家具的设计,同样都很注重人体尺度。

(二)微细设计原理

所谓“微细设计原理”,就是对家具的各种微小尺寸和与人体接触的任何线、面部件,都给予充分的注意和恰如其分处理。家具与人的关系,远比建筑与人的关系密切。在许多情况下,人体要与家具接触;坐具往往把人体包围起来,接触的地方就更多。家具给人的触觉舒适度,对使用者的心理有很大的影响。

明代的家具匠师面对这一问题,从设计和制作原则的高度给予注意。反映在大量传世的明式家具上,凡是与人体接触的部位、杆件、构件、线角、铜什件等,都做得含蓄、圆润,而不是锐棱劲起、锋芒毕露。这样,看上去悦目和富于情趣,触及时感到柔婉滑润,心情自然也舒展轻快。

QQ截图20170316103939.png

此椅座宽560、座深435、座高445、总高940毫米。椅的搭脑、靠背、扶手、座屉边沿等处都作得圆润细柔,使用时通过细部触觉的舒适必然使人感到家具设计的完美和周到。这样的实例是很多的。明式家具表现出来的这种圆润特征,有造型美学方面的因素,更重要的是掌握了家具微细设计原理所获得的理想后果。

我们有理由认为,明代优秀的家具匠师,在长期劳动实践中已经实际上应用了人体工程学方面的知识,因而使明式家具功能合理,使用舒适。这正是明式家具其他成就得以成立的重要基础。

二、造型优美

家具作为社会物质文化的一部分,是一个国家、民族的经济、文化综合发民展的产物,反映着历史特点与文化传统。家具的造型问题更是如此。

一件优秀的家具之所以能被人们喜爱和欣赏,是由于它适用、结实以及由此表现出来的最恰当的形式,也就是说,是由于适用、经济、美观三者的统一。因此,我们在探讨明式家具造型问题时,不想孤立地就形式谈形式,或赋与某件家具以某种抽象的品评。外观是内在目的的反映。我们希望把家具的造型与功能尺寸、结构构造结合起来研讨。

明式家具的优美造型,表现为:美好的比例,变化中求统一,曲线富于弹性,雕饰繁简相宜,金属饰件的功能与装饰效果的一致,髹饰的民族特色等。

(一)美好的比例

一件好的家具,不但要有合理的功能尺度和结构,还应有令人视觉愉快的良好比例。家具的长、宽、高的尺寸关系,基本上取决于家具功能的需要,但也不是简单地根据功能去制作,在整体和局部上还需要认真地进行比例推敲,以求在满足使用功能的同时获得美观的造型。明代匠师在这方面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遗产和宝贵的经验。

QQ截图20170316104011.png

此几长1230、宽395、高795毫米。作为一件弹琴专用的家具,其长、宽、高尺寸都是合理的。因为琴要摆在琴几上,而手又要在琴上弹抚,所以琴几高度应比一般桌、案稍矮,操琴者才能弹拨自如。又因为上面只摆一张狭长的古琴,所以琴几的宽度也没有必要设计得与书桌相同。琴几长宽比近于3:1,这一比例与古琴狭长造型相适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琴几这种家具的造型性格。

这件琴几所以能给人以美的享受,除大的轮廓具有良好的比例关系外,还因为许多细部处理是颇具匠心的。

整个琴几只用三块板式构件,构思是大胆的,造型是简洁的。在以直线为基调的总的造型立意下,在两侧板式腿上各开了一个长圆形的亮洞。洞的轮廓与长方形板式腿形成线型对比,又在长方形上统一起来。假若开个正圆的洞,效果就势必减弱。更应当指出的是,亮洞的中心定在板式腿几何中心偏上约44毫米处,这就避免了造成此洞下坠的印象,获得了良好的视觉效果。

板式腿与几面交角处设有以挖空的如意云头洞为特点的三角形象牙,与板式腿上的长圆亮洞相呼应,丰富了家具的造型。几面、几腿的侧边斫刻扁平的皮条线柔润状贴。几腿近地端设有柎足,匠师别出心裁地将柎足处理成板式腿的一个边,其高度等于板式腿的厚度,使局部与整体谐和一致。由于各方面比例都经过仔细的推敲,这件琴几获得了简洁挺拔、精致秀美的造型效果。在传世的明式家具中,这是一件上乘的精品。

QQ截图20170316104019.png

香几面径385、肩部最大径485、高1065毫米。从使用功能看,这样的尺度是适用的、合理的。从造型看,几面圆形,有束腰,壸门形曲线的膨牙板以插肩榫与几腿相连。五条腿作大曲率的“S”形状,腿端外翻上附为卷叶纹饰,工匠术语称此为“螳螂腿。”腿上中段向两侧局部突出,内浅雕出双凤纹饰。整个长腿柔媚而富于弹性。腿下端踩圆珠与托泥相连。托泥作圈柎式样,下有五个矮脚触地,使整体获得一定的稳定感。造型的基调是曲线。各处细部比例推敲得体,特别是五条上舒下敛的长腿设计得极有弹性,赋予这件香几轻盈秀丽、亭亭玉立的造型美。

香几使用的特点之一是独立摆放。因此造型不应有较强的方向性,从各种角度看都应当完整的,不希望出现正面好看、背面不好看的情况。圆的造型符合这种设计上的要求。明代的香炉多小巧而呈扁圆形,圆形的几面也容易与之调和。至于焚香祷祝之时,炉内香烟冉冉升起,缭绕游移,修长的“S”形几腿更与烟迹取得相呼应,对环境的清静和心情的虔诚起到渲染作用。这样的香几,正是明代匠师把功能与造型紧密结合成功的例子。明代香几多取与类似的造型,是极有根据的。

附带指出,同样是圆形的几,香几与馨几在造型上、在面径上、在几腿的粗细、长短比例上就有很大区别。这又一次说明,探讨家具造型时是不能忽视的起很大作用的功能这一因素的。否则分析就可能偏颇,连定名有时也容易搞错。

上面所举的两个实例,一个是扁来的横向构图,一个是修长的竖向构图;一个以直线为造型的基调,一个以曲线为造型的基调,一个左右前后方向性较强,一个基本没有方向性。它们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性格,但都很适用,都很结实,并且都具有较完美匀称的比例关系,都能给人们一定的视觉美感。明代匠师的这种高超技艺和艺术才能,是值得借鉴的。

(二)变化中求统一

统一与变化是构成形式美的重要法则。明代家具匠师在生产实践中是运用了这一美学法则的。

QQ截图20170316104028.png

此座椅座宽535、座深440、座高520、背高1020毫米。踏脚根高92毫米,根与座面之距实为428毫米。这是四百年前设计很成功的一件实用家具。其主要尺寸都是很适用的,实际座高与现代椅一致。椅圈由搭脑向两则前方延伸,顺势而下,与扶手融合成一条独具特色的多圆心的优美曲线。这一大曲率的椅圈轮廓,突出地成为这件家具造型的主调,构成这件家具的特征。其他构件都与之呼应,烘托这一主题。

四根直腿略向中心倾斜,空过座屉直抵椅圈四隅,构成主圈稳定的支柱。椅腿的直线与椅圈的曲线形成强烈对比,使各自的线型特征更为突出,但又通过腿的圆形截面与主圈发生形象因素的内在联系。

靠背板与两侧镰把棍都设计成为较大曲率的优美曲线,是主圈在垂直方向上有力的衬托。假设不是如此,而把靠背板、镰把棍作成直板直棍,主圈与下面的关系就会显得生硬。椅腿间近地端,前、左、右三边连以双枨,上为直枨,下为罗锅枨。这与椅座下面由批料形成的双直枨既有上下呼应,又有变化。

作为此椅视觉中心的靠背上如意团花的设置,更起到提神的作用。以团花为中心,又把靠背两旁立牙头、前椅腿上端角花牙,以及椅座左、右、后面牙板等统一起来。这组小曲率曲线装饰部件又与主圈、靠背等大曲率部件相呼应,起到有趣味的烘托作用。

此椅各构件的截面都是大小不同的圆、椭圆等形状,没有一处是方的。主圈两端略向外传,作“鳝鱼头”式的浑圆处理。所有这一切,都丰富了以主圈为代表的圆韵律美的设计效果。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件圈椅是一部以圆为主旋律的优美乐章。这是明式家具中运用变化统一规律成功的突出的实例。

(三)曲线富于弹性

明式家具在造型中运用曲线,吸收了中国绘画用线的优良传统,深得其流畅舒展、刚柔相济的精髓。不论是大曲率的受力构件还是小曲率的装饰线角、花饰、牙板,大多简洁热挺劲、圆润流畅,绝无矫揉造作、妄生圭角、呆滞死涩的弊端。

QQ截图20170316104040.png

榻长1970、宽1050、高475毫米。榻腿下端作内翻马蹄式,这是明式家具中很有代表性的腿脚。图八所示基准线也是榻腿用料的下料线。腿的外缘轮廓分三段,上段自基准线外作小曲率弯向基准线,中段基本与基准线重合,下段则向内作有力的勾裹,形成马蹄造型的外廓曲线。内缘轮廓线上段作一优美的弧线,自内基准线起,在距地约60-100毫米处返回内基准线,然后以另一曲线作弧线折而向外,至地线,构成富于弹性的马蹄脚轮廓线,使脚端雄健有力。这与晚清秋滞无力的内翻马蹄相比,造型效果的优劣判若云泥。

(四)雕饰繁简相宜

雕饰在明式家具中使用得比较广泛,或简或繁,都有很高的水平。明式家具注重雕饰与结构的一致性,不搞虚假的雕饰,更不以雕饰损害或削弱构件的强度。技法有浅刻、平地浮雕、深雕、透雕、立雕等。构图多采用对称方式,或在对称构图中出现均衡的图案。题材是多种多样的,动物纹样有龙、凤、螭虎、虬夔、狮、鹿、麒麟、草龙;植物纹样有卷草、缠枝、牡丹、竹、梅、灵芝、宝相花;其他纹样有十字纹、万字纹、冰裂纹、如意云头纹、玉环、绳纹、云纹、水纹、火焰纹以及几何纹样。雕饰的部位多在家具的牙板、背板、构件的端部等处,灵活不拘一格。从造型效果看,多起画龙点睛作用和衬托作用。总的特点是刀法圆润、层次分明、疏密适度、线型挺秀、造型完整、形象生动。

QQ截图20170316104255.png

这件面盆架总高1675毫米。前面四条腿上端,因圆柱形而雕出仰、覆莲花饰,构思富于趣味。后二腿高高耸起,三根横枨划分出四个空间。最上的搭脑向两侧挑出,端部立雕衬以叶纹的一朵灵芝。近于方形的第二个空间中的雕饰最为醒目:中间为四簇云头组成的图案,四角填以半个云头图案,线型圆润有力,玲珑剔透。

(五)金属饰件的功能与装饰效果的一致

明式家具使用金属饰件,首先着眼于实用,或为开启,或为提携,或为保护端角,或为加固节点。在满足功能要求的前提下,金属饰件又起到美化的作用,成为一些家具不可缺少的装饰手段。明式家具使用金属饰件的主要是箱、柜、橱,其次是交杌、交椅、屏风和一部分特殊的炕桌等。金属饰件主要用白铜作材料,白铜为铜镍合金,色泽柔和,远胜黄铜。在帝王用的高级家具上,还有一种在铁板上錾阴文锤上金银丝的錽金金属件。常用的饰件有面页、钮头、吊牌、穿鼻、锁、合页、拉手提环、包角以及某些专用的金属件。面页、合页常作圆形、矩形、长方圆形、如意云头形等,吊牌多作桃、葫芦、鱼、蝙蝠、瓶、磬等形状,钮头、锁、拉手等则多取功能所确定的较简洁的造型。铜饰件多通过轮廓的变化而取得装饰效果。

QQ截图20170316104309.png

这是一件帝王行军、狩猎时用的高级交椅,所用的金属件为錽金作法,铁与金相映衬,显得极为富丽。

(六)髹饰的民族特色

色彩作为造型美的一个因素,在明式家具上得以应用。家具的髹饰色泽,与使用环境、使用要求有密切关系。是浓装,是淡抹,是本色,都是手法。同样是一件椅子,可红,可黑,可浓,可淡。我们不能孤立地说什么是“土”、“怯”,什么是“高”、“雅”。明式家具在髹饰方面的主要经验是浓涂淡抹,不拘一格,各得其宜,且富有民族特色。

1.漆饰:明代漆饰工业发达,官营与民间漆作坊的产品相互媲美,名工巧匠辈出,工艺达到很高的水平。用于家具的有素漆、彩漆、戗金、描金、雕漆等多种工艺。题材也多样,动物、花卉、山水、人物,“千文万华,纷然不可胜识”。

大凡民间家具的漆饰比较简朴,宫廷多追求华丽。农村中常用的家具如衣箱、床、桌、椅多为女子陪嫁物,常用红色漆,色调明亮、热闹,摆在房中喜气洋洋。士大夫的书房、各室和园林中的楼榭,所用家具多求淡雅天然的情趣,用中间色调的漆饰,如淡赭,或直取木材的本色。寺院殿堂陈设多用红漆描金或戗金,与金身佛面相呼应。

2.蜡饰:明式家具中,紫檀、花梨、红木、鸡翅木等硬木家具占有一定比例。这些高级木材,一般都具有活泼的纹理和深沉的色泽。明代匠师在选材配料方面非常注意充分发挥天然纹理和色泽的美,在这些硬质木材制成的家具上使用蜡饰工艺。所用的蜡多为蜂蜡。在打磨光平的家具素架上,用苏木水或其他有机颜料,把底色调匀,使家具整体色调基本一致。然后把家具烘热,随烘随把蜡涂上,使蜡质浸入木质的内部。再用干布用力擦抹,一把浮蜡擦去,二把棕眼都堵塞上。经过这样的蜡饰,家具表面光腻如镜,更显示出木材的棕眼细密、纹理美丽、色泽典雅的特性。例如蜡饰后的紫檀家具,在一下角度光线投射下,呈现出一种柔和美妙的绸缎色泽。而蜡饰的黄花梨家具,则具有琥珀般透明的视觉效果。

家具蜡饰,是明代匠师运用自如的一项先进技术,富有民族特色。

四十年前,杨耀先生在我国明式家具研究方面做了许多开拓性的工作,提出了“明式家具”这一界说。家具史上的这个科学概念,指的是我国十五至十七世纪具有一致的时代风貌的家具;王朝的更易不是区划的标志,直至清代康熙朝的不少作品也具有明式家具的特色。我们在这篇短文里只是举明代家具的一些实例说明了自己的看法,不等于对全部明式家具的论述。但是即使这样,也可以看出,明式家具作为我国古典家具的代表,成就是很高的,值得进一步去发掘和研究。

明代家具既然是一定的社会历史发展的物质文化产物,就必定经历发生了演变的过程,因此就不可能每一件非常精美,保存完整,有瑕疵也是必然的,这一点我们要正确对待。好了,这期的内容就分享到此,下期来说说紫檀家具品质要如何判断的内容,记得关注我们的小叶紫檀官方网站哦!

关键词:
明式家具紫檀家具
责任编辑:小叶紫檀 日期:2017-03-18
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本站为非营利性个人网站,本站所有软件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如有需要请购买正版。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

Copyright © 2016-2017 www.xyzt.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7108731号